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家用鞋柜_玄关鞋柜_进门鞋柜_智能电子鞋柜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鞋柜超薄 >

她立即拨了俞家的号码

时间:2021-02-21 10:55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他更加不知所措了,这女孩使他紧张,伸出手去,他下意识的把手横放在栏杆上,万一她真要跳海,他可以及时拉住她。一面,他审视着她,想看出她到底是否在开玩笑,但他完全看不出来,那少女的面容庄重而沉静。 为什么?他问。她摇摇头,没有回答。她又在凝视海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
  他更加不知所措了,这女孩使他紧张,伸出手去,他下意识的把手横放在栏杆上,万一她真要跳海,他可以及时拉住她。一面,他审视着她,想看出她到底是否在开玩笑,但他完全看不出来,那少女的面容庄重而沉静。 
  “为什么?”他问。她摇摇头,没有回答。她又在凝视海面了,那专注的神态使他不安,拉了拉她的衣袖,他说: 
  “我看你还是到船舱去避避风吧,难道你不怕冷?” 
  “想跳海的人不会怕冷。”她一本正经的说。 
  他啼笑皆非的皱皱眉,不知在这种情况下,该说些什么才好。一阵风陡的卷来,无数雨点扑进了他的衣领,他打了个冷战,看看她,她却神色自若的望着海,不知是由于冷,还是由于别的原因,她的脸色苍白,而眼睛清亮。“看,那儿有一只海鸥。”她忽然说。 
  他看过去,是有只海鸟在暗夜的海面盘旋低飞,却不知是不是海鸥。“我知道一支歌,提到海鸥。”她轻声说,“很好听很好听。” 
  “是吗?”他不经心的问,他并不太关心海鸥,只是深思的凝视她。她开始轻哼了几句,确实,很好听的一个调子,抑扬幽柔,但听不清歌词是些什么。 
  “你要知道歌词吗?”她问,似乎读出了他的思想。 
  “哦,是的。”她略一侧头,凝神片刻,他发现她侧面的线条美好而柔和,像一件艺术品。然后,她低声的念: 
   
  海浪喧嚣,暮色苍茫,有人独自徜徉。 
  极目四望,雨雾昏黄,惟有海鸥飞翔。 
  回旋不已,低鸣轻唱:去去去向何方? 
  潮升潮落,潮来潮往,流水卷去时光。 
  静静伫立,默默凝想,有谁解我痴狂? 
  三分无奈,四分凄凉,更兼百斛愁肠。 
  好梦难续,好景不长,多情空留惆怅。 
  夜幕低张,海鸥飞翔,去去去向何方? 
  回旋不已,低鸣轻唱,去去去向何方? 
  我情如此,我梦如斯,去去去向何方? 
  我情如此,我梦如斯,去去去向何方?” 
   
  她念完了,她的声调清脆而富有磁性,念得十分动人,尤其当她念那一连三个去字的时候,充满了感情和韵味。她注视着他,说:“知道这支歌吗?”“不,不知道,”他说,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赧然。“这是支名曲吗?”“当然不是,”她很认真的说:“这歌词是我前一刻才顺口胡诌出来的。”他惊异的抬了一下眉。 
  “你开玩笑?”他又问了句重复的话。 
  “你碰到的人都喜欢开玩笑吗?”她反问,认真的。“我不相信你会在别的地方听过这歌词。” 
  “是没听过,可是……”他咽住了,觉得自己表现得像个傻瓜,他无法再说下去。他不能说,他不相信她能顺口“诌”出这歌词来,正像他也不相信她会跳海一样。咬住嘴唇,他像研究一件稀奇古怪的艺术品般打量她。她坦然的接受着他的注视,那样坦然,那样漠不关心的沉静,这让他越来越加深了困惑和疑虑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。“海鸥。”她简洁的回答。 
  “海鸥?”他抬高了声音。 
  “是的,海鸥。”她看了他一眼,仿佛不明白他为何那样大惊小怪。她眼里的神情真挚而天真。“名字只是一个人的代表,如果你高兴,叫张三李四都可以,是不?我现在觉得,我的名字叫海鸥最适合。当然,”她停了停,垂下睫毛,恳切而清晰的加了一句:“并不是任何时间,我都叫海鸥的。” 
  这女孩的精神一定有点问题,俞慕槐心里想着,有些懊恼于自己的善管闲事了。丢开她吧,不相干的一个女孩子。可是……可是……她的话不是也挺有道理吗?尤其她那模样,是那样纯洁与天真!她是怎的,刚受了什么刺激吗?被父母责骂了吗?她那光润的皮肤,那清秀的眉线……她还是个孩子呢!决不会超过二十岁!船驶近码头了,他出着神,她也是的。船上的工人走来拉住了踏板的绳子,准备放下踏板来。那少女忽然低声的惊呼了一声:“呀,你瞧,你阻碍了我跳海。” 
  “你不会真要跳海吧?”他抓住了她的手腕,紧盯着她,她脸上有着真切的惶悚和无助。 
  “我要跳海。”她低低的,肯定的说。 
  “现在已经晚了,”他握紧她。那踏板已放了下来,人们也纷纷走上踏板。他半推半送的把她推过了踏板,走进走廊,他松了口气。侧过头注视她,他逐渐相信她要跳海的真实性了,那张纯净的脸上有着如此深刻的凄惶和单纯的固执。这年龄的女孩子,原就是危险而任性的呵!不愿放松她,他一直握紧了她的手腕,把她带出了天星码头的出口。站在码头外的人行道上,他认真的说:“好了,你家住在什么地方?我叫车送你回去。”“我家?”她茫然的看着他。“我家不在九龙,在香港呀!” 
  “什么?那……那你渡海做什么?” 
  “我不是想渡海,”她低声说:“是想跳海呀!” 
  他瞪着她,一时竟束手无策起来。香港与九龙间的交通,只靠轮渡来维持着,刚刚是最后一班的轮渡。现在,如果要回到香港,必须要等到天亮了。到这时候,他才发现自己惹了一个多大的麻烦,站在那儿,他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 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